傻了吧唧der蔚亿

【米加】会议上的争吵

jskehdhfudidjdbxggysuksskjchc

Mr Linense:

#或许ooc,见谅


#我永远爱这一对




“各位安静一下,Hero有话要说。”




阿尔弗雷德用食指的第一个指节敲击着桌面,试图唤醒沉醉在无休止争吵的其他g8成员,他的目光一直聚焦在每一个反驳自己的成员身上,他的意图是要用安大略湖般闪烁着绚烂波光的清湛蓝眸,引发起的鲸波鳄浪来挫伤他们驳词的尖锐气势。不过这个动作似乎对于这些国家来说毫无作用甚至是多余,美/国人有些恼怒地狠狠拍了下桌子,接着说道:“投票吧,这是唯一能让你们停下来的途径。”这个提议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不约而同地将注意力放在这位正平息着密歇根湖上的波翻浪涌的世界霸主。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头,眼睛扫视了房间里的所有人才缓缓开口:“将你们的选择写下来,交到他那里。”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公事秘书:“我想除了英/国和俄/罗/斯之外,没有人会反对Hero吧。”英/国人和俄/罗/斯人都为他这句狂妄自大的话语而感到由衷不满,冲上去踢他一脚的念头也在随之发酵,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那句以F开头的单词。


每位成员陆陆续续地提交上自己的选择和意见,回到座位静待结果的产生,只有一个人还在踌躅不前地原地待着,手中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加糖咖啡环顾四周——马修·威廉姆斯,那个经常被人忽略的性情温和稳重的加/拿/大男孩,全场都在为这次投票蠢蠢欲动而没人在意到这个左右为难的礼物先生,唯有坐在他对面的弗朗西斯颇有兴趣地与他搭话:“加/拿/大,就剩你没有投票了。”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又引起人们的注意,所有成员都将视线投向这个羞怯腼腆的上帝福音赐予者,宛如观看圣子降临在马槽里一般惊异,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歪过头来向马修说道:“呐,加/拿/大,你想选择哪一方呢?”笑容可掬的模样让加/拿/大人心生不安,此时坐在马修左边的阿尔弗雷德隐隐约约对俄/罗/斯人的故意讨好而感到不愉快,右手揽住马修的肩头朝着伊万喊道:“想拉票吗?俄/国佬?”俄/罗/斯人刚才的笑容倏然僵硬死板起来,肌肉不自然地活动着:“美/国,露西亚和加/拿/大想要一次没有美/国的谈话呢。是吧,加拿大?”当伏尔加河和密西西比河交汇在一起会产生怎样的红羊劫年呢?马修被挤在中间一句话也不敢说,小心翼翼地倾听着两人针锋相对的来往话语。美/国人拍了下加/拿/大人的肩头:“加/拿/大,你肯定是会投给Hero的。”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美国标志性笑声,而伊万却丝毫不在乎阿尔弗雷德的宣示主权,继续问道:“加/拿/大和露/西/亚站在一个阵营怎么样?愚蠢的/美国人,加/拿/大不喜欢对吧?”马修的手开始微微颤抖以至于咖啡逼近杯沿快要泼出来,惊慌失措的自己声音轻颤,连带着缠结在一起的黑棕色睫毛也在瑟瑟发抖:




“我…我……”




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美/国人的耳语抢了先:热腾腾的呼吸气体正盘旋在马修耳畔引诱他做出回答,清晰沉稳的美式英语缠绵着无限地温柔暧昧裹紧了加/拿/大人的听小骨,他的骨头都被这句话给溶解成泡沫,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稀里哗啦地倒塌。




“加/拿/大,如果你听从了俄/国佬的话,今晚有你好受的。”




一向在床榻上时时刻刻顺从于自己的弟弟的马修·威廉姆斯不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呼出气以后才意识到这个动作的马修将它理解为使自己冷静,他稍微偏头看看阿尔弗雷德意味深长的那个微笑,再转头凝视俄/罗/斯人终于自然放松的笑肌,颤颤巍巍地写下了有利于自己兄弟的选票。



评论

热度(99)

  1. 傻了吧唧der蔚亿Mr Linense 转载了此文字
    jskehdhfudidjdbxggysuksskjchc